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
当前位置:主页 > 经济 > 正文

小学生如何提升英语素养?作业帮直播课名师有高招

时间:2020-05-12 19:36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网络 阅读:

  英语,可能是中国教育领域最有争议的学科了。

  一方面,它长时间陷入该不该学的讨论骂战中;另一方面,在和其他基础学科的比较下,英语教育资源不均的现象尤为明显。

  久而久之,成了很多人的不可言说之痛。

  虽然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了解过英语教育差距的存在,但却少有人愿意去深入追问这一话题的细节,而中国孩子英语水平差异的话题顺势成为了不忍心细说的“心酸”。

  在诸如“9岁中国女孩联合国演讲”的新闻下,网友们习惯于用自嘲掩饰羡慕,自嘲用中文谐音背单词,自嘲生在小县城“俺果然比不过大城市的娃”。大家哈哈一乐,谁也别提背后的苦涩现实。

  变革总在僵局背后。在这个“特殊职业”出现后,事情悄然发生了改变。

  01

  王佳宝没能留下那个学生,那个“四字弟弟”。

  他打电话给学生的姥姥,诚诚恳恳地说了许多,什么“再穷不能穷教育”,什么“这个孩子打心底好学,每次上课都把手举得特别高”,姥姥犹豫不决的态度依旧没变。

  王佳宝最后着急又心酸地问:“学费的话我自己给他贴三四百行不行?孩子是真的想学。”

  但最终孩子姥姥还是婉言拒绝了他的好意。他们是典型的留守儿童家庭,年迈的姥姥没钱供外孙继续学习英语,孩子的父母又长期在外打工,看不到儿子的生活状态,也未曾了解过小孩对英语学习的兴趣。

  王佳宝是作业帮直播课的一名小学英语老师,教的是在线直播班课,同时面向上千个学力相近的孩子进行直播授课,教小学英语。因为学生多,所以每个学生的收费相比线下相对便宜。老师们来自北京,都是背景良好的优秀教育工作者。

  “四字弟弟”跟姥姥生活,能来上王佳宝的课,还是因为他恰好遇上了课时短费用低的一门寒假特价课。他在上过体验课后第一次了解到英语学习也有简单模式,于是抓住机会报了几百元的寒假班。

  在作业帮的课程直播间,平台会根据学生“进教室”的时间来分配虚拟座位,这个小男孩每节课都是前6名。

  每次到了互动环节,王佳宝都能在小小的视频框中看到他努力地举手,把小手抬得特别高。无论是向他提问还是让他跟读,小家伙都特别配合——“他是真的想学好,你从他的眼里能看到光的”。

  那个寒假王佳宝有时一天上三节课上到口干舌燥,但看到这个学生时成就感都会油然而生,“像喝了一桶红牛”。

  整个寒假课期间,王佳宝一共给“四字弟弟”上了七节课,在最后一节课前,他已经知道了这个小男生会离开课堂。王佳宝记得自己本来是不想哭的,可是在下课说“再见”时,他看着小男孩噼里啪啦地掉眼泪,自己忍不住也“哭了一鼻子”。

  王佳宝上课时与学生互动

  对于那些成熟懂事的留守孩子来说,“别总问父母要钱”“别给家里添负担”是天打不动的第一准则。通过网络课程线上学习这件事一听就太过“奢侈”,更何况还是要学周围人眼中“不太实用”的英语。

  这个名字有四个字、每次上课都认真配合的“四字弟弟”,最后还是离开了课堂,成为了王佳宝上万个学生中最令他遗憾的一个。

  与“四字弟弟”一样,中国有众多三四线的城市和县城、乡镇,在这些地方的小学里,学生的口语交流还仅限于一板一眼地背教科书上的中式“英语顺口溜”:“How are you?I'm fine 三克油”。

  《我在未来等你》片段,用“榨汁”记“judge”,用“卖牛”记menu

  而在知识含量极高的海淀各附属幼儿园里,四岁孩子能掌握1500个英语词汇。

  袁琰一直想开发一套适合全国小学生学习的英语课程。她是作业帮直播课小学英语负责人,出生在重庆的一个小镇,初中时学校里甚至没有英语老师,是地理老师转岗过来教英语。回顾自己考上四川外国语大学、拿下英语专业八级证书的经历,袁琰觉得,这就是“从教育资源特别贫瘠的地方,走到教育资源极为丰富的过程。”

  而等到她接触互联网线上教育,同时面对来自全国各地的学生时,她才第一次在教育行业体会到了“震撼”的情绪。

  “我上课时看直播镜头里的那些孩子们,学习的环境特别不一样。有的孩子在特别暗的屋子里面,房顶上一根电线吊着那种黄色旧灯泡,是拿着一个手机在上课;而有的孩子是坐在电脑桌前,你能看出家里装修设备都很豪华。”

  袁琰老师上课时直播间截图

  这些同龄孩子之间的学业水平也存在着差距,有的农村孩子连26个字母都认不全,有的孩子已经能流利对话——

(责任编辑:admin)

推荐内容